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残讯网 正文区

开始阅读

教育系统被动低效,视障学生深受其害
作者:李贤珍 译者:张平 浏览:25次 评论:0

釜山市的都宇庆是一位脑损伤患儿的母亲,她没将14岁的孩子送入残障人特殊学校,而是作出大胆决定,将他送入了普通公立学校就读。

44岁的都女士告诉《韩国先驱报》:“我儿子一旦从学校毕业,就得在非残障的社会中生存。”她说她希望孩子能有机会入非残障群体。

但仅是前往学校并在校园呆一整天就成了难题,因为男孩双腿瘫痪,需要有人帮助才能移动。

“就像其他所有残障儿童一样,我儿子的行动、学习,甚至解手,都需要有人协助。但是由于学校只为5名残障生配备了一名负责照料的助理教师,因此有时候家长之间就会为争夺这位助教而发生冲突。”她说道。

就像家人起初所决定的那样,都女士说她正在考虑把孩子转到特殊教育学校,因为事实表明在普校读书是不切实际的。

尽管韩国政府力图推动残障学生和非残障学生的融班教育,但由于普通学校缺少对残障生的实际支持,因此残障生就只得寻找其它出路了。

“融”教育进展缓慢乏力

在星期三的第36个残障人日到来之际,韩国已经在残障与非残障群体的融工作方面努力了数年之久。

韩国的“融班”概念最早是在1994年《特殊教育推动法案》中提出的。该法案旨在保障特殊需求学生的教育权,并确保残障学生与非残障学生能在一起学习。

相关规定还要求学校为残障学生提供全面支持以确保其融入班级。

到去年为止,全国本土的残障人数达到240万。在88000名未成年残障学生中,有70%在普通学校的融班读书。

“普校环境可以促进残障学生的学习能力,因而对其十分有益。他们不仅有机会学习,而且可以与非残障人士交往。”光州光华国立大学特殊教育教授赵洪功说道。

尽管进入融班的残障学生比例很高,但由于接受各类残障生所需的人力不足,采取措施不够充分,因此实际的实施情况并不理想。

88000名残障学生仅配置约18000名特殊教育老师,即每4.8名残障学生仅配一名教学人员。根据特殊教育法的规定,特殊教育老师对残障学生的比例至少应当达到14

许多学校还背离了融教育的初衷,为残障学生单独开设特殊教育教室。去年全国各所普校共设有9900间特殊教育教室,这一数字比2007年增长了42%

无论是什么残障类型,所有的残障学生都会在同一间隔离教室学习,而且只有很少几个助教可以协助特殊教育老师的教学。

尽管有70%的残障学生在普校就学,但是只有18%的残障生与非残障生共同学习。

正因如此,残障学生的父母和老师才指出,现行教育制度并未真正达成融教育的目标。

残障人权益组织韩国差异联合会主席李月喜说:“融教育是否确实具有教育效果,对此进行评估至关重要。在普通学校就学并不一定真正做到融。不同残障类型的学生在一个隔离的教室里接受一两个特殊教育老师的单独教学,难道这就是真正的融教育吗?”

教育部辩驳称,开辟特殊教育教室只是对现实情况作出努力的一个部分。

“政府在根本上寻求的是融班教育。然而在现实中,并不是所有的残障学生都能跟得上常规课程。根据一些标准,残障学生会依其残障程度被安置在特殊教育教室或特殊学校。”一位教育部官员表示。

许多残障人权利活动人士的确承认,对于那些重度残障者及其特殊教育的需求而言,实际的融教育具有很大挑战。

然而,他们还指出,要实现学校教育融性的提升,除非国家现行教育系统能够同时进行全面改进。

“融班教育在学龄前机构中不难实现,因为这是初级教学阶段。然而到了中学阶段,非残障学生就在以升学为导向的教育系统中开始准备大学入学考试了。随着课程难度提高,许多残障学生遇到学业障碍。”韩国残障人家长网络的残障政策研究主任金治勋指出。

根据目前的教育规定,所有学生都需要在一定课时内进入下一教育阶段。这些由教育部单方面决定的义务教育,给残障人带来了更多困难。

“只有聚焦考试和升学的整个教育系统得以改变,残障学生才有可能成为融班级的一份子。融教育的最终目标就是接纳和尊重学生的多元化,无论是种族、性别还是残障。”

邻里不欢迎特殊教育学校

面对普校初中和高中的障碍,许多残障学生的家长放弃了普校教育,并顺理成章地选择了特殊教育学校。

赵教授表示:“残障学生在初中和高中期间从普通学校到特殊学校的转学率是学前教育和小学期间的三倍。这表明融教育实际是失败的。”

然而,对父母来说,想要将孩子转到特殊教育学校仍然存在障碍,因为国内此类机构数量不足。

根据教育部统计,去年全国共有特殊教育学校167所,全年仅有一所新校建立。

约有26100名残障学生在特殊学校就学,占残障生总数的30%

尽管教育部承诺在2019年以前在国内新建21所特殊学校,但是结果如何仍不明朗,因为许多居民反对在社区中建立这类学校。

例如首尔目前拥有29所特殊学校,但从2003年至今这一数字就未增加。

起初首尔计划于2018年和2019年建立两所针对发育障碍儿童的学校,但是目前两所学校均未破土动工。

“国内的特殊学校数量确实不够。(韩国教育部)正力图建立更多学校。但是此类计划往往遭到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因为他们担心社区形象或地价会因此受到影响。”该官员补充道。

尽管政府试图采取措施提高残障学生的教育权,但父母认为最重要的是提高公众对残障学生的认知水平。

“许多非残障学生或其家长认为他们为残障学生让出了空间和时间。但事实并非如此。残障人也享有教育权,而那些人忽略了这一点。”作为脑损伤患儿母亲的都女士说道。

有人强调,理解是促进融的最重要因素。

“如果存在发育障碍的学生在课堂上突然尖叫或离开教室,非残障学生需要对此具备一定程度的认知,从而能够理解和包容这种行为。融教育的理念并非仅限于未成年学生,而是覆盖整个社会。许多父母所期望的是残障儿童在毕业后真正融入社会。“13岁自闭症女孩的母亲崔成彬说。

 

译自:Korea Herald

19th April 2016

http://www.koreaherald.com/view.php?ud=20160419000855

——本文发表在《踏浪盲人电子杂志》2017年3月第01期 总第229期  

教育系统被动低效,视障学生深受其害的发表时间是:2017-09-06 10:34:02 来源:残障人海外资讯网

Tags: 本文编辑:admin
打印繁体】 【投稿】 【管理】 【收藏】 【返回顶部
上一篇近10年来涌现出的20位残障政治家 下一篇请不要对我们说抱歉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论坛新帖

·教育部:学校不得以
·盘点美国总统业余爱
·看到一位盲人才女写
·五毛党宣言
·看看人生经典:携一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