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残讯网 正文区

开始阅读

残障者呼吁“性爱无障碍”
译者:张平 浏览:23次 评论:0

我在阿德莱德念高中时没有上过性教育课。由于肢体障碍我无法参加体育课,同时也意味着我接受不了健康教育和性教育。当年我17岁——然而十年之后的今天,学校仍然没有适应残障人的需求,未能按照非残障人的课程标准为残障学生开设性教育和两性关系课程。

幸运的是,我妈妈是护士,所以她毫不避讳地跟我讨论青春期和性爱,以及两性关系问题,我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也会加入讨论。无论是在饭桌上还是其它此类场合,我们从不会把人体和人类关系当作禁忌话题。因此我对自己身体在整个青少年期间的变化都了如指掌,我的身体已经发育成熟,我知道我拥有哪些权利,一名轮椅使用者能够顺利驶入成人世界已经使我颇感宽慰了。然而我的某些残障朋友就未能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成长起来,一旦经历初次月经这种自然甚或必然的生理事件之时,他们就会大感惊骇和苦恼。

然而,残障人对性爱的感受其实与普通人别无二致。我们之中也存在各种性趋向,包括无性恋、性开放、同性恋、异性恋、恋物癖,或者单纯只为寻找伴侣。

即使抱有最大的关怀和爱心,在性问题方面,人们对残障者通常也只有两种认识:一种认为残障人像婴孩那样没有性意识;反之,另一种则认为他们性欲过,而且难以理解有关性与两性关系的社会规范。

其实我知道这种不愿意提及两性关系和性爱话题的原因何在。通常我们澳大利亚人与生俱来便有一种过于拘谨的观念,而想到由于身有残障致使受到潜在伤害,我们就更加避之不及了。但我还是要指出,残障人受到的伤害不仅只是认知上的伤害,同时还存在其它问题,这正是我们为何要特别指出这一点的原因所在。

据全球综合文献的研究评论证实,残障人受到各种虐待的概率是常人的2-7倍。可悲的是,澳大利亚的智障女性中有90%在一生中受到过性虐待。这些数据就已充分表明,学校和社会需要训练一批专业有素的人员,为残障人提供与之切实相关的详尽易懂的性教育,这样我们面对威胁才能保有尊严,同时我们更需要得到尊重和认可,并且能够抵抗虐待行为。每个人都享有安全自我表达的权利,并且应明白自己对两性关系以及自己和他人的身体,享有何种权利,负有何种义务。尽管是残障人,我们同样渴望建立人际关系,性关系也不例外,回避性教育不能阻挡我们对性爱的需求——而只会阻挠我们性爱的安全性。

在澳大利亚这片土地上,90%的智障女性在她们一生中受到过性虐待。

没有能够一刀切的解决方案,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人的需求和愿望也各不相同。有些人可能只需接受一些性教育,而有些人可能在肢体上需要得到协助,还有些人可能情况完全不同。然而,“每个人是否都应该带着尊严和安全感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果对于这个问题,你的回答为“是”,那么你应坚信,人们有必要改变他们的思想观念,尊重和支持残障人的自主选择,让残障人在社会方方面面都享有他们应有的地位,性爱方面也不例外。

性爱无障碍,这就是我们当下努力的目标。

 

                        

译自:SBS.com

http://www.sbs.com.au/news/insight/article/2016/04/12/its-time-make-accessibility-sexy-disability-advocate

——本文发表在《踏浪盲人电子杂志》2017年3月第02期 总第230期  

残障者呼吁“性爱无障碍”的发表时间是:2017-09-06 10:57:50 来源:残障人海外资讯网

Tags: 本文编辑:admin
打印繁体】 【投稿】 【管理】 【收藏】 【返回顶部
上一篇四肢运动障碍无法阻止脑瘫男孩前.. 下一篇近10年来涌现出的20位残障政治家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论坛新帖

·教育部:学校不得以
·盘点美国总统业余爱
·看到一位盲人才女写
·五毛党宣言
·看看人生经典:携一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