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残讯网 正文区

开始阅读

白俄罗斯的隐形残障群体
作者:立扎瓦塔·卡斯马曲 译者:雪岚 浏览:65次 评论:0

201655, 白俄罗斯轮椅使用者在明斯克市举行了集会, 旨在提醒公众一直存在的歧视现象。

无论是政府,还是公众均没有注意到这些从“沙漠”中发出的绝望的呐喊声,近五十万残障人士的需求被忽视了。

白俄罗斯是欧洲最后一个签署《联合国残障人权利公约》的国家,它于2015年签署了《联合国残障人权利公约》,但是白俄罗斯的残障人士依然是社会中的一个隐形少数群体。

在教育、就业和日常生活中存在的种种歧视均对残障人完全融入社会构成了障碍。无障碍设施的缺乏和人们固有的成见令残障人失去了实现自身潜能的平等机会。

“这儿没有人看到我们或听到我们的声音”

任何到白俄罗斯的旅游者在白俄罗斯首都或其他城市的大街上很难看到残障人,他们对白俄罗斯是否真的存在残障人感到困惑。然而,根据白俄罗斯国家统计委员会的统计,白俄罗斯各类残障人士达到约50万,占总人口的6%。其中轮椅使用者20万人。

这些残障人士通常需要依靠自身的力量取得平等的机会。201655日,只有数十位残障人士成功参加了在明斯克市举行的集会。集会的组织者——轮椅使用者共和协会——希望通过集会强调残障人的基本需求,营造一个无障碍环境,消除歧视。

遗憾的是,集会是在远离市中心的班加罗尔广场举行的,能关注到集会的民众并不多。这里是白俄罗斯政府允许公众组织政治抗议的传统集合地点,它可以轻易地避开公众的视线。

残障人士举行的抗议也同样在这里举行,只是他们的抗议无需政府动用警察维持秩序而已。现场没有医疗团队,也没有卫生间,折射出了国家对残障人士无情的漠视。

轮椅使用者共和协会会长乔恩·少可说道,自2012年残障人士举行类似集会以来,情况一直没有太多的变化。“是的,我们现在吃的,穿的比以前好了,但是我们被社会束缚的更紧了。政府想方设法强迫我们认为,我们是一种负担,急需持续监管。”

白俄罗斯老百姓通常也是持类似的态度,他们怜悯残障或将残障视为一种缺陷。

白俄罗斯模特安吉拉·乌尔斯卡加(又名威尔士天使)展示了残障人如何与这些固有的成见做抗争。虽然她患有脑瘫,但她发展了自己的事业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无障碍:数量胜过质量?

2015928日,白俄罗斯签署了《联合国残障人权利公约》,致力于创造一个融合社会。最近,政府出资推出了系列举措,在城市里增设了无障碍设施。其中一项举措是旨在改善残障人生活质量的“全国2011-2015年无障碍环境项目”。

劳动社会保障部代表阿那托尔·拉兹汉克称,项目成功地实施了,实现了目标,创造了记录。该项目的原定目标是配置5000个无障碍设施以满足残障公民的需求,而最后成功兴建无障碍点9000个。

仅明斯克市,国家耗资350万美元兴建2107个无障碍设施。同时,投资15万美元改造明斯克市地铁站设施。目前32个地铁站已经有了升降电梯、特殊站台或斜坡。

这些乐观的统计数据却无法说明受益于这一全新的无障碍环境的残障人的数量。许多新设施很难使用,其他设施也只是一种摆设或者根本无法使用。

脑瘫人士维克托里亚·兹丹诺维奇最近在普哈维奇火车站就碰上了难事。她想使用横跨铁轨,安装在桥上的一部升降电梯。由于无法启动电梯,她不得不联系火车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要求她出示残障人证,确认她是一名残障人士。可是,最后她还是无法使用电梯,因为电梯坏了。

残障人权利办公室协调员赛阿雷·拉兹多斯基称,白俄罗斯残障人士所面临的大多数问题都源于歧视。他指出,国家应承担主要责任并建议修改《社会保护法》。新条款应当对“残障歧视”进行定义,禁止歧视,保护残障人权益。

争取残障人停车位

目前,歧视充斥着残障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许多商店、办公楼和居民楼常常缺少无障碍坡道。如果一名轮椅使用者乘车旅行的话,他或她在过境时,需要排数小时的长队,而那里的卫生间通常不够用。

大约在五年前,白俄罗斯才有了残障人士专用停车位。然而,司机们通常忽视这一点,将他们的车随意停在残障人士专用停车位。2016年4月,轮椅使用者共和协会的活动者们发起了一场提升意识活动,向警察和媒体曝光停车位被强占的现象。

不过,新近的一些举措展现了对残障人士更多的期许。比如:无障碍旅游直接面向残障人士、老年人和幼童家庭。其中一项举措由数家NGO和在Naliboki Forest的瓦洛任市行政机关携手组织。项目由欧盟提供经费,计划在2018年前创建一个适合残障人士的旅游者日程表和旅馆。

这些项目要成功进行,需要白俄罗斯社会改变态度和固有的观念。许多固有观念已深深植根于社会中,残障人士被边缘化,将排斥在公共场所之外,就像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前夕,二战残障退伍老兵那样(被排斥)。

当今白俄罗斯所面临的挑战也同等重要,白俄罗斯应摒弃漠视,在保证残障公民取得宪法权上起带头作用。

本文作者立扎瓦塔·卡斯马曲是加拿大阿伯塔大学在读博士生。

译自:Belarus Digest

27th May 2016
 http://belarusdigest.com/story/invisible-minority-surviving-disability-belarus-25889 

——本文发表在《踏浪盲人电子杂志》2017年1月第01期 总第225期  

白俄罗斯的隐形残障群体的发表时间是:2017-05-19 17:04:50 来源:残障人海外资讯网

Tags: 本文编辑:admin
打印繁体】 【投稿】 【管理】 【收藏】 【返回顶部
上一篇教育是全球残障儿童共有的权利 下一篇学校禁止7岁盲女使用盲杖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论坛新帖

·教育部:学校不得以
·盘点美国总统业余爱
·看到一位盲人才女写
·五毛党宣言
·看看人生经典:携一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