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残讯网 正文区

开始阅读

调解对于残障人平等获得司法保护的意义
作者:丁鹏 浏览:110次 评论:0

调解,常常被研究者认为是中国社会解决纠纷的重要传统,也是其逐步建立现代法治的独特经验。那么,对于帮助残障人平等获得司法保护,调解有何作用?本文拟通过几个真实案例,来尝试初步说明这个问题。

调解有多种形式,其中,人民调解和司法调解在当前的作用尤其值得重视。依照《人民调解法》,人民调解委员会是依法设立的调解民间纠纷的群众性组织。人民调解员通过说服、疏导等方法,依法促使当事人在平等协商基础上自愿达成调解协议,解决民间纠纷。

在基层,人民调解的数量极多,并且构成了民事法律援助重要的结案渠道。乡镇或街道法律援助工作站的负责人大多也是人民调解员,他们在工作中还可以灵活运用调解与诉讼方法,例如以下案例中,调解不成,及时转换策略,通过法律援助为当事人提供诉讼代理:

在身体和精神长期遭受暴力打击的恐惧生活下,濒于崩溃的方女士来到屯光镇法律援助工作站寻求帮助。工作人员在耐心听取了方女士的陈述之后,与当地村委会证实了相关情况,联系男方郑某至司法所,现场对其讲解了《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反家庭暴力法》等法律法规,并告知其靠暴力解决家庭问题是违法行为,轻者要受治安处罚,重者要承担刑事责任。郑某认识到自身错误,同意与方女士离婚并支付2万元经济帮助及补偿。次日,方女士要求增加经济补助。法律援助工作站再次召集双方进行调解,当事人在经济补偿数额问题上均不肯让步,最后,方女士要求诉讼离婚。因方女士患有间歇性精神疾病,经济困难,法律援助工作站以最快捷简便的方式完成了申请、审批和指派手续,工作人员还主动联系了受诉法院,及时了解案件进展情况,目前该案件在进一步审理中。(程飞飞:《残疾妻子遭家暴 法律援助来撑腰》,《安徽法制报》2016526日第2

 

应该强调,在处理这类家庭暴力案件时,调解员的社会性别意识很关键——如此才能在“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困境中,切实维护弱势性别一方(通常是女方)的平等权利。此外,调解员如何抚慰家庭暴力受害人的心理创伤,充分保护隐私,并提供深入支持,也需要更多专业力量的支持。这意味着司法行政部门应该为人民调解员提供更多有针对性的培训,以及民政部门购买更多社会组织的专业社工服务。

除了人民调解,法官在残障人解决纠纷的过程中开展司法调解,意义也很重大。第一,法官可以在残障当事人缺乏律师支持的情况下,主动调查取证、了解案情,运用法律权威,为当事各方说明诉讼风险、法律责任和伦理义务。第二,一些成功案例中的法官还会安抚当事人情绪,为弱势一方寻求及时可行的救济方案,乃至协助寻求其他方面的专家意见(比如是否应安装主动义肢、返回老家休养等),关怀其生活困难,充满人情味。第三,法院积极行动,通过司法调解,可以“一步到位”,找到全部相关的当事人,确定可行方案,避免执行难的问题。例如以下案例:

法院在审理本案过程中查明,原告杜某某作为残疾人,法律意识淡薄,不能举示相关证据,且其起诉的被告不适格。为切实依法保护残疾人弱势群体的合法经营权益,减轻残疾人的诉讼负担,人民法院加大案件协调力度,最终促成原告杜某某与案外人壹某公司签订调解协议,切实保护了原告杜某某的合法经营权益。(“杜某某诉张某某、何某某财产损害赔偿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10起残疾人权益保障典型案例》,201654日发布)

 

这是中国司法制度的一大特色,在法官的职能中揉入了正式司法、社会维稳、民生保障等诸多领域的工作策略。实际上,这些调解工作还受到残联青睐,融入了许多地方的残障人综治维稳工作。

此外,残障人如果获得法律援助律师代理,律师也可以积极主动跟法官沟通,推动司法调解。例如在以下案例中,援助律师为遭受交通事故的盲人争取调解结案,尽快拿到了赔偿:

2013423日下午,盲人黑土被一辆汽车撞伤,共花去医疗费13000多元。交通管理部门认定车主负事故的全部责任。面对儿子住院,一家人维持生计的门店将要关门的困境,黑土的父亲黑山(化名)很着急,在朋友介绍下来到D市法律援助中心要求进行法律援助。受案后,援助律师考虑到整个法律程序走完时间比较长,也有可能进行二次审理,为了降低成本减少费用,建议进行庭前调解。律师评估这期间造成的经济损失和二次手术费用,提出庭前调解建议。法院“采纳”了该建议,亦即保险公司和车主一次性支付二次手术费、经济损失等各项赔偿金共计113000元。最终双方达成谅解协议,为黑土争取到了合理的补偿金。(杨东风:《盲人突遇交通事故 法律援助解忧愁》,法制网,2014.4.30

 

但也应该指出,如果整个社会的歧视与偏见深重,残障人面临结构性的不平等,仍然自以为或者被当作“家庭的负担”,其社会保障也不完善,就很难通过调解等实现司法保护与“圆满结案”。例如以下这个案例中,从法律角度看,案件完结了,但就残障当事人的困苦生活而言,其不幸远没有结束:

天有不测风云,20137月的一天,谭阿香在下班途中不幸遭遇车祸,这场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造成谭阿香右腿膝关节粉碎性骨折,面对巨额的医疗费用谭阿香选择了放弃手术。考虑到自己目前身患残疾且丈夫还比自己小5岁,此时万念俱灰的她为了不拖累家庭,毅然决然地提出了离婚,并主动要求放弃住房及全部财产。

通过认真查看诉状,详细了解当事人的婚姻历程及离婚缘由,郭正英与承办法官认为原告谭阿香提出的离婚诉请过于轻率,其作为一名外乡人且目前身患残疾,一旦离了婚将面临没了住房、没了收入,今后的生活该怎么办……

为此,她们先后多次到当事人家中了解详情,为原、被告做相关的法律释明与普法教育。在法官与郭正英耐心劝说教育的影响下,被告刘宝根被深深感动了,其在同意离婚的基础上,主动提出让原告谭阿香对现有住房享有永久居住权,并自愿一次性给付其生活补助费5000元,最终该案以调解方式圆满结案。(王璐丹:《镇江丹徒法院为残疾当事人撑起司法保护伞》,法制网,2013111日)

 

总而言之,人民调解以及司法调解发挥作用,切实保护残障人权益,首先需要严格遵守合法、自愿原则,将残障人当作自主做决定的主体。其次,调解人尤其要注重平衡各方当事人在此过程中的平等地位,批判基于性别、残障的歧视。第三,对于面临沟通、行动等障碍的当事人,要提供足够的无障碍与合理便利支持。第四,调解的优势在于更能够关注残障人的全部生活需求,而不只是用形式主义的法律来裁剪当事人的诉求,从而可以克服正式司法带来的成本与障碍,真正实现残障人基于权利的发展。

最后,调解只是残障人平等获得司法保护的渠道之一,而残障人获得司法保护又只是《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的条款之一。人们脚踏实地,发挥调解之于残障人平等获得司法保护的积极意义;也需要放眼远望,将残障人基本权利的司法保障与精准扶贫、加快残障人小康进程等系统努力联系起来。法律人、社工这样的专业人士与当地社区内的残障人一起开展公益法行动,心中应该有这样的共享图景。

 

——本文发表在《踏浪盲人电子杂志》2016年11月第01期 总第221期  

调解对于残障人平等获得司法保护的意义的发表时间是:2017-02-15 22:16:49 来源:残障人海外资讯网

Tags: 本文编辑:admin
打印繁体】 【投稿】 【管理】 【收藏】 【返回顶部
上一篇以精准化康复服务保障残障者康复.. 下一篇权利模式引导下的社区融合发展

论坛新帖

·教育部:学校不得以
·盘点美国总统业余爱
·看到一位盲人才女写
·五毛党宣言
·看看人生经典:携一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